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70章 大结局

作者:闲人有闲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不光陈君诺紧张,其实许意浓心里也紧张的要命。这些年她跟陈君诺厮混在一起从来也没敢跟父母说,只是现在闹了这么大的绯闻,她父母不是聋子瞎子,国内的亲戚也准保是通风报信了。

????前一阵子母亲还打电话回来问了一些莫名其妙的话,许意浓那会儿正跟陈君诺闹分手呢,也便是这般搪塞过去了,只说是交往了一阵子,已经分手了。

????可是她母亲是新华社记者,她这点儿幺蛾子肯定是瞒不过她老人家的法眼,而她父亲在尔虞我诈的外交战场都无往不利,何况是她这点儿小把戏。

????昨天晚上两个人在床上商量了一夜的对策,陈君诺的意见是坦白从宽,争取宽大处理。许意浓打死也不同意,这要是被她爸妈知道自己未成年就被男人拐跑了,她这辈子都不用做人了。

????陈君诺憋着嘴很不屑的看了她一眼,“你说你做都做了,到了这个时候居然怕别人知道。”

????许意浓那个懊恼啊。这女孩子到底还是应该矜持一些,应该自爱和自重一些,这种严重违反自然规律的倒贴是万万使不得。她真心是运气好,不然真是被吃到只剩骨头了,最后也好落不了什么好。

????以后她要是生个女儿,那么25岁之前她都要把人给看得死死的。这事儿就这么定了。

????两个人讨论到最后也没讨论出个所以然来,其实在陈君诺的心里,这一关定然是怎么都过不去的,唯一的办法就是截断后路,先把人命弄出来再说,当然他不会把这个算盘跟许意浓明说的。

????本埠的机场一向繁忙,误点也是正常的,老爷子的飞机起飞的时候就已经晚了,可是却没有跟自己的闺女说,这两个人生生的在机场等了三个小时。

????陈君诺是航空公司的超级大客户,自然是有一间休息室,可是即便是这样,这位大老板也大概很久没有等人等这么久的时间了。他不习惯,但是也不敢有半句微词。

????岳父和岳母出来的时候,陈君诺便先一步上前,接过行李,“爸,妈,一路上辛苦了。”

????可是这对老人家似乎并不买陈君诺的账,许老更是只跟他点了个头便转向了许意浓,“我跟你妈妈来这边要先参加一个活动,你们回去吧,主办方已经来接我们了。”说着陈君诺回头就看到了市委张秘书长向着这边过来,脸上带着笑,陈君诺知道这回是没办法了。

????张秘书长看到陈君诺也微微愣了一下,陈君诺倒是没有在这个时候强出头,只是说来陪意浓接许先生夫妇。这般得体倒是在老岳父的心里稍微有了一点儿加分。

????陈君诺和许意浓就这么悻悻的看着二老跟着市里的车走了,两个人刚要走的时候,许意浓又接到了电话,她父母让她晚上也跟着一起去吃饭。

????“那君诺呢?”许意浓有些急了,这陈君诺可是没人敢这么无视的,纵然父母是长辈,也不能连基本的礼貌都没有了吧?

????陈君诺看着许意浓的脸色便拉住她的胳膊,“在哪里,我送你过去。”

????许意浓就是觉得有些委屈,也不知道在委屈什么。她有些埋怨自己的父母,可是在细想又明白了那句俗语,女大不中留,她现在就是胳膊肘往外拐了。

????晚上吃饭的时候,许意浓有些打不起精神来,不停的看手机,可是陈君诺居然连条微信都没有给她。许意浓的这种没心思可是一点儿都不落的母亲的眼里。

????住宿也是安排在政府的招待所里,许意浓看着里面的条件便回头,“爸爸,这里咱三个住也有些挤,不如让君诺给我们安排个套房。”

????“违反中央八项规定。”

????许意浓瞪眼,“咱们花自己的钱,怎么就违反规定了。”

????“陈君诺的钱怎么就成自己的钱了,我不想跟一些商人有钱财上的往来。”

????这一句话就把许意浓噎住了,她就只能这么看着父母收拾自己的行李,可是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许意浓准备了一宿应该怎么跟父母讲这件事的来龙去脉,现在发现他们似乎根本就没有兴趣知道。

????许意浓心里有些憋屈,于是就找了一个说辞,“爸爸,咱么一起住实在不方便,要不我在隔壁再开一间房吧。”说着就要往外走,可是却被阻止了。

????“不准去找那个男人!”

????“不管我要不要去找,他都已经是我的男人了。爸爸妈妈,我已经认定这个人了,除了这个人我不会再选择其他任何一个。他是一个好人,虽然我们之间有过波折,可是我确信他的心里现在也只有我一个。”许意浓打开门,“爸爸,我就是要去找他。”

????“你要是今晚敢去找他,我就一定不会答应你们的事情,你如果想你们的婚姻得不到父母的祝福,那么你就尽管走。”

????许意浓已经迈出去的步子就这么又收了回来,晚上她躲在被窝里,一边哭一边给陈君诺发微信。陈君诺只是看着,听着,却不知道该怎么安慰那个人。

????“君诺,你说怎么办?我不想在你和父母之间做选择,你们都是我最爱的人,我做不到,我不想我们的婚姻得不到祝福,君诺,怎么办?”

????陈君诺有些无奈,其实下午看她父母的态度便知道会有这个结果,他找了一个合适的姿势,给许意浓打电话,“别担心,我会想办法的。”

????许意浓用力的点头,“我相信你。”

????陈君诺在第二天就约了许意浓的父母,可是等了一个星期才给了一个机会,这些日子见不到许意浓,陈君诺的日子显得格外的艰难,甚至连工作都犯了很多的低级错误。

????本来这天陈君诺已经安排了客户的见面,可是这岳父一召唤便立刻推掉了所有的预约。许爸爸约的地点是一个茶馆,陈君诺以前也来过,他一到就点了一壶上等的九曲红梅。

????许爸爸见了也没有什么表情,“怪不得陈先生的生意做得这么好,真是有心思了。”

????“意浓跟我说的话我都会记在心上,并不是刻意的,不管您信不信,她是我心里最重要的人。我不知道您对我的情况了解多少,我父母在同一年去世的,那个时候我在人生的最低潮,我感谢许意浓来到我身边,是她在精神上拯救了我,许意浓现在是我唯一的亲人。曾经我迷惘过,我们最初在一起的时候并不是因为爱情,我只是太脆弱了,想有一个人来安慰我。但是现在不一样了,许意浓就是我的一切,不管我愿不愿意这样一个结果,她都让这一切发生了。之前她跟我分手过,这让我感动无助和失去支撑,我不想失去她,很庆幸她跟我想的一样,但是我们都想得到二老的祝福。”

????许爸爸可是费了些心思来了解女儿的事情,可是对于两个人的爱情,他们除了气愤,可能更多的是唏嘘和无奈。这不能都怪许意浓,他们把太多的精力都放在了工作上,只觉得许意浓是个好孩子,从没想过会出这么离谱的事情。

????“可是我和她妈妈想意浓去欧洲工作和学习一段时间。”

????陈君诺愣了一下,随即便苦笑,“如果这已经是最后的决定,那么我等她,一年、两年,五年,十年,我都等她。”

????“这么久,她可能会喜欢上别人。”

????“她不会的,我也不会让她再喜欢上别人,没有人会比我对她更好。”陈君诺没有一丝的犹豫,他看到许爸爸脸上少许动容的神色。陈君诺的手在桌子下面握了握拳头,“我倒并不是不想让许意浓再多读书,或者出国工作,我只是觉得我们现在的感情很好,我们现在建立家庭也是一个很好的选择。许意浓的学历也足够她工作的需要,并且以我对她的了解,她并不是一个对读书特别孜孜以求的人,至于工作,她想的话以她现在的知名度,有很多的媒体愿意请她,她如果不愿意,我也完全可以让她舒舒服服的做全职太太。”看到准岳父蹙眉,陈君诺便又开口,“我已经把我名下百分之十的景天股份转给了许意浓,就只等她签字了,所以您二老完全不用担心她以后的生活,我送给她就是送给她,不会像我们第一次结婚,律师办手续,她签了字就会去证监会备案,这就是她的了,只要景天不倒闭,她就不会没有生活保证,即使没有我。”

????“你给她百分之十的股份?”这还是让许意浓的爸爸有些难以相信,“你是倒是大方,这是你对自己没有信心吗?”

????“世事无常。”陈君诺叹气,“我也跟您说了,我父母在很短的时间内相继离开我,一个是意外,一个是癌症,这让我总是有些悲观,谁也不能预料意外和明天到底哪一个会先到来。有时候财富越多,面对的形势也会越复杂,如果真的有那么一天,如果许意浓抓不住景天的权利,我希望她在经济上能够有保障。”

????两个人谈了一个多小时,分开的时候,陈君诺送了许爸爸一盒顶级的九曲红梅,“我是一个商人,可是对于您来讲我更愿意承认我是一个深爱您女儿的男人,这是我孝敬您的一点儿心意,您如果执意不收,就当我送给意浓的,您帮我带回去。”

????许爸爸低头看着那一罐茶叶,最后还是接了过去,“意浓现在可能不适合喝这些饮料,如果你的心真的跟你嘴上说的那么笃定,我希望你们能够尽快的结婚。”

????陈君诺愣了一下,脸上渐渐浮现出一种惊喜、疑惑和焦虑的复杂神情,“您的意思是,意浓,她怀孕了?”这种猜测太大胆,他甚至问出来都怕自己会失望。

????许意浓没有想到,爸爸会跟陈君诺一起回来。那男人进门就抱住了自己,“意浓,是不是真的?我们马上就去医院检查,我立刻带你去。刚才我已经让姜平约了最好的产科医生。”

????许意浓就只觉得自己的脸上一阵一阵的发麻,她也是因为爸爸总是拖着不跟陈君诺见面,一时情急便信口胡说,扔了这么个炸弹,这还没来得急跟陈君诺套词呢,这下篓子捅大了,父亲知道这件事肯定又会翻脸。

????许意浓觉得陈君诺这人也是小事儿精明,大事儿糊涂,难道这个时候不是应该马上去领证吗,怎么变成马上就去检查了呢。

????“不急不急。”许意浓狠狠的瞪了那人一眼,“改天吧,我今天不是很舒服。”

????“哪里不舒服,那就更要去检查一下了,听话,进去换一下衣服,我等你。”

????许意浓磨蹭着,可是她这点儿小动作也落到了父亲的眼中,他突然间就冒出了一句,“陈君诺说的对,让你妈也陪着你们去,这样大家都比较放心。”

????“我妈也去?”许意浓那一副惊吓的样子也让陈君诺发热的头脑慢慢冷静了一些,他低头看许意浓死死的攥着他的衣襟便猜到了一些。

????“不麻烦阿姨了,我陪意浓去。”

????“你陪着她作弊吗?”许父一句话便点破了这个哑谜,他黑着脸,一副愤懑的表情,许母也看这形势不好,便上前去安抚,最后还是这三个人去医院一起做检查。

????等结果的时候,许意浓的手心里全是汗,陈君诺也觉得后背发凉。他握着许意浓的手,“到底有没有?”

????“我是胡说的,我怎么知道有没有。”她长长的出一口气,“这事儿就看你的效率了,反正我都好久没有吃避孕药了。”

????陈君诺顿时觉得压力好大。许母是个很安静的女人,她一直都在观察,观察陈君诺,看着她为自己的女儿开车门,为自己的女儿鞍前马后、事事亲为,他脸上的焦虑是装不出来,他推掉了似乎很重要的事情,对待医生讲的话一丝不苟,甚至在许意浓抽血的时候他都紧抿嘴唇,一脸痛苦。

????许母相信细节是不会说谎的,他们在一起时眼神的交流和那些自然流露的亲密无间都是不会说谎的。

????领化验单的时候,许意浓坐在那里不想起来,不知道爸爸会不会再逼着她去欧洲。陈君诺本来是想了些办法的,可是这下子被许意浓弄巧成拙了。他可是舍不得责备她,可是心里还是无奈感叹,她怎么就这么沉不住气呢。

????陈君诺揉着她的头发,爱不释手,眼神里都是迷恋的光,“唉,你就是个能闯祸的丫头,现在就看我有没有本事了,别担心,老天会保佑我们的。”陈君诺长长的出了一口气,他在双腿上搓了搓自己的手心,里面也已经汗湿了。他走到窗口,“许意浓的。”

????“验孕的是吧?”那护士从里面翻了一张出来,看了陈君诺一眼,“恭喜了。”

????陈君诺愣了一下,低头看着上面一个阳性的红印章,心跳一下子就快了起来,他看着对面的护士,“这个的意思是不是就是说我老婆有了?”

????“嗯。”

????“多长时间了?”

????“这个看不出来,你可以带着你太太做个进一步的检查。”陈君诺回头就把许意浓仅仅的抱住了,“有了,真的有了。”

????许意浓尖叫着就跳起来,“我们真的有宝宝了吗,我怀孕了。”她跑着过去就抱住自己的母亲,“妈,我也要做妈妈了,我怀孕了。”

????“你现在已经都不是我的女儿了,就光想着你的男人了,女儿果然是赔钱货,胳膊肘早拐不知道哪里去了。”

????许意浓赖皮一样的抱住自己的母亲,“放心好了,君诺不会让你们赔钱的。”

????……

????许意浓在股权赠与协议上签字之后,许意浓的父母终于同意了两个人结婚,在许父点头后,两个人就飞车去民政局领了结婚证,陈君诺推了手头几乎所有的工作,飞到欧洲与许意浓举办了盛大的古堡婚礼,没有太多的宾客,只有满满的爱和感动。

????吴天最终也只是吃了两块喜糖而已,因为两个人结婚的时候他已经在美国读书了。

????王子和公主最终还是过上了幸福的生活,只是陈君诺作威作福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许意浓的妊娠反应太厉害,而合合那小子也太能折腾,他于是先给老婆做了十个月的奴才,好不容易熬到孩子出生,又成了老婆和孩子两个人的奴才,以至于有一次一向严厉的陈总竟然在公司中层会上自己打了瞌睡。

????许意浓这自由撰稿人倒是当的惬意,这天她突然跟陈君诺说了一句,“君诺,我们再生一个好不好?让合合有个伴儿,最好是个妹妹,小名我都想好了,就叫美美,合合美美好不好?”

????陈君诺的后背倏的一下就冒了冷汗,“我可不可以说不好?”

????“不可以!”说着许意浓便直接冲上去把陈先生扑倒了。

????……

????==============================

????本书由(俯拾荆棘)为您整理制作

????==============================
(←快捷键) <<>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